新闻动态   News
搜索   Search
你的位置:主页 > 产品展示 >

亚运开幕式旗手赵帅做客畅谈荣誉与遗憾

2018-12-16 14:35      点击:
亚运开幕式旗手赵帅做客畅谈荣誉与遗憾

韩永禄,曾化名刘士贵,1905年出生于河北省完县西五里岗村一户富裕农民家庭。父亲早殁,妻子刘志国是温柔、善良的家庭妇女。

韩永禄从小喜欢读书,12岁上高小,17岁考入保定育德中学,很受同学们的爱戴。在五四运动时期,他受新文化的影响,极端仇恨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对人民的残酷压迫与剥削,对处于水深火热之中的劳动人民极为同情。

1924年,韩永禄与保定二师谷半亭、张长江等组建了革命青年的群众组织“学友会”。同年三四月间,韩永禄经育德中学党支部书记武述文和张国荫介绍,加入中国共产党。

1924年暑假期间,韩永禄回到故乡完县西五里岗村,向群众宣传革命思想,培养和物色积极分子。年底,本村韩洛陆、韩洛春等人经韩永禄介绍加入了共产党,建立了西五里岗第一个党小组。

1926年初,党组织选派韩永禄、许卜五等二十多名党员到毛泽东主办的第六届广州农民运动讲习所学习。

在广州农民运动讲习所期间,韩永禄亲自聆听了毛泽东、邓中夏等直接教诲,并一起参加多次革命实践活动,大大开阔了思想境界,对解决当前农民问题和土地问题的重要性和迫切性有了新的认识,学到了领导农民运动的宝贵经验。

9月底,韩永禄学习结束,宣传群众,发展党的组织,建立农民协会。很快,本村四名积极分子赵洛芝、高洛兴、葛洛尚加入了党组织,并在原小组的基础上,正式建立西五里岗支部,赵洛芝任支部书记。

韩永禄还经常到外村开展工作。先后发展刘元士、李永茂入党,与刘秀峰、刘元士等人成立了完县特支,刘秀峰任书记,韩永禄任组织委员,刘元士任宣传委员,直接受北方区委领导。到年底,又建立发展了寨予村、协义村三个支部,并建立了许多党的外围组织。

1927年,中共八七会议后,根据上级指示成立了完县县委,由韩永禄任书记。韩永禄领导农民首先在西五里岗办起了“农民协会”和“平民消费合作社”,并领导群众开展了反对苛捐杂税的斗争。

年底,组建中共完、满(城)联合县委,刘秀峰任书记,韩永禄负责组织工作,1928年1月,刘秀峰调顺直省委工作后,由韩永禄任联合县委书记。

1929年底,为加强党的领导,适应革命发展的形势,成立了中共完、唐(县)、易(县)中心县委,韩永禄任中心县委书记。

1930年4月23日,完县城正逢集日,韩永禄组织各村群众举行了声势浩大的反对苛捐杂税的游行示威。这次游行示威,大长了人民的志气,有力的打击了反动政府的气焰。

1930年6月,经过多方面筹措,根据省委指示,中心县委研究决定农历八月十五日举行暴动。8月13日(农历六月十九日)由于枪走火,韩顺予不幸被打死,情况发生突变,决定提前举行暴动。

当天,韩永禄马上通知各村党员和满城、唐县的党组织到五里岗集合参加暴动,同时派人到各村武力收缴地主枪支。先后收缴长短枪支200多支。暴动前,他们采取打土豪、吃大户的政策,首先将西五里岗八家大地主的粮食和财物分给农民。暴动群众还将尧城村地主粮仓打开,粮食分给贫苦农民。广大农民群情激昂,纷纷要求参加暴动。

1930年8月17日,完县五里岗村上空一面绣有镰刀斧头的红旗高高升起,农民暴动开始了。根据省委的指示,暴动队伍编为红二十二军,韩永禄任总指挥,葛占龙、高辰任副总指挥,其他领导人有李永茂、刘连元等。暴动队伍迅速发展到500余人,步枪300支,战马十几匹,分为三个大队,一个手枪队。

完县反动政府将全县警察集结在县城,准备“围剿”暴动队伍。他们派人到五里岗村探听虚实,谎称前来参加暴动,赶出村去。伪县长听到他们回来报告说:“暴动农民众多,只做袖章一项就用掉几匹布。”吓得他惊慌失措,下令紧关城门;同时向保定发出紧急公文,说完县共产党暴动,请求火速增援。

暴动司令部召开会议,决心一鼓作气拿下县城。红军兵分四路,一路由高辰带领攻北门;一路由葛占龙带领攻南门;一路由刘连元带领,攻西城(完县没有西门);手枪队由葛洛尚带领,攻打敌人防守较弱的东南角。只留东门,迫敌逃走。前敌指挥部设在距县城一里路的城西赵家庄,韩永禄任总指挥。

8月21日凌晨,红军整装待发,韩永禄在队前讲话:“同志们,穷人出头的日子到了,咱们就去攻打完县城,杀掉贪官污吏,武器、粮食一切都是咱们劳动大众的了

敌人为防红军攻城,已经有了准备,由公安局长石奎壁总指挥,邵彩章、吕予珍各率一队把守西、北三面。城墙周围都挂起马灯,防备红军偷袭。城内敌人总兵力200人。但敌人装备好,妄图固守待援。

乒!乒!乒!三声信号枪响,战士们立刻向敌人展开了猛烈的进攻,顿时杀声震天,各种枪支一起喷出怒火,打的敌人抬不起头来。手枪队的战士原计划偷袭敌防守薄弱的城东南角,由于敌人向那里增加兵力,后改为攻西南角,经过一夜激战,城仍未攻克。8月22日,韩永禄在西南城下喊话:“城上的巡警们赶快交枪,攻下城饶你们性命,我们是杀赃官来了,为的是推翻封建统治,让老百姓过上好日子。你们也是穷人的儿子,只要放下武器,既往不咎!”韩永禄喊话时,城上没有一点动静,突然听到一声吆喝,巡警们才开起枪来。红军又找来巡警家属在城下喊话,要警察倒戈弃枪,投奔红军。敌人为了拖延时间,等待援军到来,搞了个假投降的阴谋。他们在城上高喊“我们投降,我们缴枪!”接着便仍下一捆枪来。葛占龙、韩大义冲上前去取枪,敌人突然仍下一颗手榴弹,二人急忙就地一滚,没有炸伤。红军战士向敌人展开猛烈射击,救出葛占龙、韩大义。

下午,大雨倾盆,平地水深盈尺,城又久攻不下,战斗无法进行。韩永禄决定,除留一部分队伍监视敌人外,其余的撤回五里岗村。

8月23日,侦察员高洛兴报告:敌驻保(晋军)二十师六十九团派一营兵力增援完县,已到方顺桥车站,距县城还有15公里。韩永禄召集司令部人员商议对策。大家认为:敌人援兵一到,红军就会腹背受敌;红军虽有500多人,但枪支弹药不足,和敌人硬拼就要遭受损失,为保存革命力量,决定避实就虚,把队伍拉到山区打游击。韩永禄向部队做了简单动员,经朝阳、李恩庄奔宅予村。宅予村是党在完县的根据地之一,队伍在宅予村住下,同时向易县方面派出侦察员,打算奔易县深山区,开展游击战争,建立革命根据地。侦察员回来报告:易县地主武装“联庄会”已接到通知,准备堵截暴动队伍。此时又接到完县方面的情报:完县方面并无动静,没有发现敌增援队伍。根据这种情况,韩永禄决定不去易县,再次攻打完县城。队伍行至吴村,又接到完县方面情报,敌增援部队已到完县,并尾随红军而来。韩永禄在吴村烧毁所携带文件,将部队移驻南腰山村,意图凭借南腰山村地主的深宅大院与“追剿”红军的反动军队决战。同时,派李永茂、刘连元去中共保属特委请求增援。

敌“追剿”部队尾追到了南腰山村,形势越来越恶化。韩永禄考虑到暴动战士仓促成军,再加上军心发生动摇,部分战士脱离队伍,战斗情绪受到影响,不到万不得已时,不能与敌决战,应将队伍拉到山区打游击。但去易县可能受阻,决定经河口奔涞源山区。

8月25日夜,队伍到达河口。此时,队伍只剩200余人。河口村三面环山,一面通向平原,处在山地平原交界地带,是通往涞源的必经之路,队伍就在河口村住下。

8月26日凌晨,部队还没来得及吃饭,从东、南三面包围过来,步步向红军进逼。韩永禄命令:“队伍散开,集中火力射击!”红军战士人人奋勇,打退了敌人的进攻。

突然,北边响了两枪,易县地主武装“联庄会”攻了上来;西边唐县保卫团也包抄过来;东面保定的敌人又发起了进攻。面对强敌攻势,红军兵分两路,经过一天的激烈战斗,夜晚突出重围,队伍撤到店予水村。

在店予水村的一座大殿里,韩永禄召开党员会议,对队伍的去向问题,征求大家的意见。有人主张突破敌人包围,将队伍拉到张家口外打游击;也有人主张将队伍拉回五里岗与敌决战。韩永禄听取各种意见,审视整个形势,然后说:“将队伍拉到口外,一层层地主武装就会把我们的队伍损失殆尽;即使到达口外,那里没有党的基础,也很难立足;拉回五里岗和敌硬拼更不是办法,只能招至失败灭亡。”最后决定:为了保存力量,队伍暂时化整为零,分散隐蔽,有友的投友,准备再次暴动。就这样队伍解散,各自奔走了。

至此,一场轰轰烈烈的农民暴动失败了。暴动失败后,白色恐怖笼罩了整个完县,敌人悬赏缉拿暴动领导人,肆意杀戳暴动队员和群众,实行了惨绝人寰的镇压与迫害,韩永禄的母亲和妻子被迫到处流浪,无处存身。

五里岗暴动失败后,韩永禄从家乡离开战友和亲人,到保定与上级党组织取得了联系。组织上派他到博(野)蠡(县)中心县委帮助工作。1930年秋,韩永禄奉顺直省委的指示,到晋县领导农民暴动工作。

韩永禄到晋县后,以卖书、笔为名,宣传群众,组织群众。在晋县期间,由县委书记郄占元介绍,曾前往冀县省立第六师范与党支部书记石琳从事短期革命活动。

农历十一月初六,晋县小樵庙会,韩永禄、袁予和三同志带领彭家庄、周家庄等十几个村的党员和农协会员到庙会上宣传发动群众。中午,韩永禄、郄占元等登上舞台,韩永禄以洪亮的声音发表演说:“乡亲们,近年来天灾严重,官府又要增税加捐,地主要租催债,逼得我们实在活不下去了,我们要拿起武器,打倒反动政府,建立我们的人民政府。”随后,带领群众高呼口号,又给群众讲了目前的形势和任务及革命远景。台下群众十分激动,情不自禁的鼓掌欢呼。接着又组织了游行示威,群众纷纷自动参加游行队伍。刹时,口号声此起彼伏,震惊全镇。

11月9日,晋县城里到处贴满了“打倒贪官污吏!打倒土豪劣绅!”的标语。伪县长刘东蕃见到标语后,化装上街探听消息,不断听到有人说“红军快来了,快建立新政府了!”吓得他坐卧不安,收拾东西准备逃跑。

晋县革命形势迅猛发展,赤卫队发展到200多人,掌握80多支枪,县委决定在农历十二月举行起义。按照党的指示成立“晋县苏维埃政府”、“中国红军第六十军”,刻了两枚印章,制了一面军旗,制定了农民、工人斗争纲领。党组织指定韩永禄为军长,郄占元为副军长。此时,又接到特委指示:“晋县当前暴动的条件还不成熟,还没有广泛地组织起群众,应进一步做好宣传发动,待机起义。”

1931年1月26日晚上,韩永禄在南彭家庄开完党员会议后,为了第二天在庙会上作一次宣传活动,连夜到东关杨二成家里,和牛化亭、高连雨、纪令太等联系,筹备第二天的宣传工作。由于叛徒杨振锋告密,韩永禄等14名同志不幸被捕。凶残的敌人使尽惨无人道的酷刑,韩永禄坚强不屈,敌人一无所获,只好退堂。

1931年3月1日晚,敌人将韩永禄等14名同志解往北平监狱。在狱中,韩永禄领导同志们建立了临时支部,开展绝食斗争,要求改善伙食,改善卫生条件,阅读报纸和书刊。斗争结果迫使敌人答应了他们提出的条件,取得了胜利。

1931年9月28日,西五里岗村地主韩省三、葛洛殿去北平对质,证实这时化名刘士贵的韩永禄即是完县五里岗暴动的总指挥。随后,敌人便把韩永禄杀害于北平天桥。韩永禄牺牲时,年仅26岁。

完县人民政府为纪念韩永禄,让他的英雄事迹和光辉形象代代相传,于1947年在西五里岗村为他树碑立传。1964年,完县人民政府又在县烈士陵园为他建亭立碑。

从1840年鸦片战争到1949年新中国成立的近百余年间,兵燹不断,一场场屈辱的战败,一次次被掠夺侵占,一个个丧权辱国条约的签订,成千上万的百姓惨遭屠戮

中华民族经历了太多苦难,太多失败!中国共产党领导人民军队通过艰苦卓绝的斗争,最终使中华民族告别了百年颓丧萎靡之气,中国军人一洗百年屡战屡败的耻辱。勿忘国耻,应知耻而后勇。

在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之际,我们更应从百年血泪史、屈辱史中汲取教训、激发力量,避免历史的悲剧重演。

回望中国近代一幕幕落后挨打的悲惨景象,每一个有血性有担当的中华儿女,莫不扼腕叹息,痛彻肺腑。没有一个巩固的国防,没有一支强大的军队,国家就有可能被侵略、被分裂。

第一次鸦片战争期间,中国军队总人数约为88万人(八旗兵22万人,绿营兵66万人),英国远征军总人数仅有2万人左右(陆军多人,海军不足8000人)。然而,清军名将杨芳率军广东迎敌,竟把英军的坚船利炮当成妖物,认为妇女污秽之物就可以抗敌。于是,一个个“马桶”被当成阻敌“利器”,被时人和后人嘲弄,留下千古笑柄。即使“中国近代睁眼看世界的第一人”林则徐,竟也以为英军“腿足裹缠,屈伸皆所不便”,哪怕“乡井平民,亦尽足以制其死命”。国人此种见识眼光,焉有不败之理。

此后百余年间,世界上几乎所有的帝国主义国家,都把侵略之手伸向中国,中国凡与外国对阵,几乎每仗必败。

1858年5月18日,英、法专使与其海陆军司令决定攻占大沽,直逼天津。5月20日,英、法联军发出最后通牒,限两个小时内清军交出大沽口。清方拒绝,英、法联军遂出动炮艇12艘、登陆部队1200余人分别攻击大沽口南北4炮台。守炮台将士英勇还击,直隶总督谭廷襄等主要官员却率先逃跑,军心动摇。此时的大沽口海防,4座炮台架炮百门,9000守兵,却极轻易被英、法联军的一支轻装小部队击败。

1900年,八国联军进攻北京,兵力不足两万。虽然京城一带清军不下十几万之众,义和团拳民更有五六十万之多,但由于迷信引魂旌、阴阳瓶等八宝什物,“信枪弹不伤之妄,竞冲头阵”,亦“自持其术,每出攻犹踊跃自效”,很多拳民倒在马克沁机枪的枪口下,仍然无法阻止北京的陷落。

入侵者首领额尔金甚至这样评价中国当时的军事状况:“只需24个铁了心的汉子,再带上左轮手枪和足够的子弹,就可以纵横中国,从一端打到另一端。”

再看甲午战争。失败如同瘟疫一般,海战也如同病入膏肓的病人。北洋海军拥有当时亚洲第一、世界排名前列的海军舰队。在船只、吨位上的实力明显优于日本海军。然而,士兵们却“腰间皆斜插烟枪一支”“平居烟酒淫赌,甚至管带也侧身其间,大敌当前仍“逐声妓未归”。军队如同被蛀空的大树,空有其表。战事一开,即败得彻头彻尾,全军覆没。

先从精神上被消灭!如果精神上缴械,再先进的武器也是破铜烂铁,再多的人员兵员也只能是亡国亡军之旅。

1931年,日本关东军以人发动“九一八事变”,而张学良之东北军人数接近20万。事变发生前,蒋介石致电张学良:“无论日本军队此后如何在东北寻衅,我方应不予抵抗,吾兄万勿逞一时之愤,置国家民族于不顾。”事变当天,进攻北大营的日军约800人,北大营驻军近7000人,与日军兵力对比达到近10

1。然而,沈阳损失即达18亿元之多。,2500挺机关枪,650余门大炮,2300余门迫击炮,260余架飞机,以及大批弹药、物资等,在东北军手中未发挥任何作用,却被洗劫一空,成为日军的战利品,极大地刺激了其侵略扩张的野心。

1937年,日本华北驻屯军以8000兵力悍然发动“七七事变”。北京、上海相继沦陷。日军紧接着对中华民国首都南京发起大规模进攻。蒋介石调集约15个师,准备南京守城战。以国军的数量和武器装备绝非“不可一战”,但国军高层一片狼狈,战斗决心丧失,战斗意志瓦解,随之而来的是兵败如山倒

透过这些刀光剑影、血雨腥风的创伤与印痕,翻检那段充满亡国之危、锥心之痛的近代史,在那打一场输一场赔一场的战争中,我们并不完全是缺少先进的武器装备,更不缺少人员兵员,甚至物资保障也不是到了“勒紧裤腰带才能打一仗”的地步。究其原因,除了当政者昏聩无能、官场腐败以外,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军心涣散,军队战斗力低下,军人没有能打仗、打胜仗的真本事,一击即溃。

任何军队都希望赢得胜利,但战争终究要靠实力说话。“兵心横槊天下行”。唯有牢固树立战斗力这个唯一的根本标准,矢志精武强能,练就过硬本领,才能在关键时刻敢于亮剑,有效维护国家主权、安全和发展利益,为实现中国梦提供坚强力量保证。